【文化桂林】广西文场兴起、发展于桂林,成为中国曲艺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图)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2019-09-03 14:30:23 我来说说 阅读

  传承与创新:源远流长,更需薪传

  两百多年来,文场在民间广泛流传,出现了不少著名的文场名家。新中国成立前,最有名的要数金紫臣和被称为“四大金刚”的胡宏保、陈竹畴、曾继藩、章幼圃。新中国成立后,盲艺人王仁和是广西文场的拓荒者与奠基人。

  王仁和1913年出生,1岁时患天花导致双目失明,9岁时入玩子行拜名师阳顺关为师习文场。由于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又生就一副唱不败的铁嗓子,一年后跟师父外出卖唱,很讨听众喜欢。三年出师后,除晚上需与师父外出耍玩子外,白天常去丽泽门附近的“丽舞台”听戏,偷学武场戏本及演奏技艺,表演技艺与日俱增,文武双全。1926年后随戏班到柳州、鹿寨、宜山、怀远、雒容、雒埠一带唱文武场,并崭露头角。1929年在融水、长安、罗城、南丹等地演唱,被誉为“穿山班”。1930年回到桂林,正式挂出“王仁和文武玩子”的招牌。

  据传,王仁和年轻时十分好学,常登门拜访说书、唱渔鼓、唱彩调、桂剧琴师、鼓师等名师票友,博采众长,使他不仅擅长文武玩子,同时还能演唱彩调、零零落、渔鼓、山歌、龙船歌、孝歌、哭嫁歌、千家赞等民间曲艺。他还擅长器乐演奏,扬琴、秦琴、月琴、三弦、京胡、二胡、调胡、中胡、唢呐、笙、箫、笛等样样皆能。至于打击乐的板、鼓、梆子、锣、钹、节子、酒盅、碟子等也样样在行。因此,年仅20岁的王仁和在桂林已成了玩子行中的头面人物,他的班子也誉满桂林,故时人有“瞎派要数王仁和,光派要数蔡华圃”的评价。王仁和的记忆力非凡,文武玩子曲(剧)目各能演唱一百多出,看家文场包括《琵琶记》《玉簪记》《刘备哭关》《宝玉哭灵》《杨雄醉酒》《武二探兄》《双下山》等。

  新中国成立后,王仁和发明了“桂林弹词”及“广西大鼓”两个新曲种。他创造的新腔[南词诉板]填补了文场唱腔中的不足,他为传统曲目《陈姑追舟》《五娘上京》《晴雯补裘》和现代曲目《韩英见娘》《江姐进山》《三代仇》等设计的唱腔,注意继承传统又有所创新,既保持文场特点又有时代精神,深为群众喜爱,誉满曲坛。

  师承王仁和的何红玉,是新中国成立后广西文场艺术表演的第二代代表人物。作为第二代文场传承人,何红玉全面继承了前辈文场专家的精髓,集演、编、创、导、研于一身,穷毕生精力搜集、整理和研究广西文场,并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和创新。

  1942年出生的何红玉原本学的是理工科。1958年底,在广西矿冶学院读大学的何红玉,参加广西第二届民间文艺汇演,演唱渔鼓《红色白衣战士》(由王仁和作曲),曲艺才华得到展示。1959年,何红玉被调到桂林市文化局,拜王仁和为师,学唱文场、渔鼓、大鼓。在王仁和的影响下,何红玉在艺术上有了显著的进步,演唱的代表作品颇多:《贵妃醉酒》《游湖借伞》《红色白衣战士》《劫刑车》等。此外,她还从事曲艺编导、研究工作,编创30多个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演播;获国家级奖励的作品(含文华奖、牡丹奖等)有《春兰吟》《五娘上京》《榕湖春暖》《月圆情深》等10个;她在广西人民广播电台撰文、记谱、主讲了《广西文场音乐讲座》,深受听众好评。

  1968年,55岁的王仁和病逝,何红玉感到了震撼。“广西文场曲艺历来都是口传心授,没有一套系统的文字资料记录,将面临着失传的可能。”何红玉说,她要用自己所学,为广西曲艺的发展做一点应做的事情。于是她决定集中精力搜集、整理、研究广西文场史料,为出版一套对曲艺艺术具有指导作用的书籍打好基础。1979年,何红玉参加全国第四届文代会,会上她作了《抢救遗产,为繁荣曲艺艺术贡献力量》的专题发言,引起文艺界的震动。随后,她在爱人苏兆斌的协助下,深入民间采风,请来艺人演唱,进行录音整理。她穷毕生精力搜集整理、研究广西文场,足迹遍及广西三十余市、县,还到过两湖云贵等地,拜访过近四百位民间艺人,充分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在此基础上,经过去粗取精、反复推敲,撰写出广西第一本曲艺理论专著《曲韵——— 广西文场音乐研究》,对广西文场音乐唱腔曲牌、器乐曲牌进行综合分析,在此基础上发表独特的创见。这是一本既有理论深度又有实际指导意义的好书,受到文场爱好者的欢迎,并被自治区政府评为桂版优秀图书。其后,她又先后出版了专著《心韵》《戏韵》《音韵》《词韵》《广西文场《剧韵》等“这种整理性和记录性的保护和传承工作,对文场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是一种功在千秋的伟业。”有学者这样评价。

  如果说何红玉重在传承和保护广西文场,那么国家一级演员李伟群则是与时俱进的文场改革者。李伟群18岁参加文艺工作,学习曲艺演唱。几十年来,她一直在摸索广西文场新的演唱方式,逐渐形成具有鲜明个性的文场唱腔。她的特点是博采众长,改革创新,自成一家,以甜美而富于磁性的嗓音演唱具有桂林风味的广西文场。她说:“如果我们演唱的曲艺内容还是老奶奶讲故事,形式上几大调一成不变,莫说人家不愿意看,就连我们演唱者自己也会提不起兴趣来唱。所以我们必须对曲艺进行改革,使古老的艺术绽放新枝,把失去的观众夺回来。”

  1995年10月,李伟群在河南省平顶山市举行的第二届中国曲艺节上演唱了《春兰吟》,明丽、委婉的唱腔深深打动了观众的心,获得了成功。新华社专稿《一场〈春兰吟〉倾倒众看客》写道:“感人至深的剧本和情真意切的表演,为曲艺节增添了光彩。”这个节目先后被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河南省及平顶山市电视台、电台录像录音播放。李伟群因此一举摘得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奖,继而又获得中国艺术的政府最高奖文华奖,实现了广西小节目获得国家级大奖零的突破。

  有学者这样评价李伟群的创新:“她尝试发挥传统声腔优势,但又不拘泥于传统,既注意字正腔圆的唱腔亮度,又重视纯美质朴声情并茂的风格,有机地融进当代人演唱民歌及演唱兄弟曲种时的科学发声方法。她所代表的第三代文场艺术家是跟随时代而不断革新和尝试的新一代,他们给文场带来了生机,将文场的演唱方式向前推进了一步。”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记者 汤世亮 文/摄